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艺苑

一个农民将军的奋斗史诗

  2014年04月09日

一个农民将军的奋斗史诗
——读长篇小说《陈瑶将军传奇》有感

  《陈瑶将军传奇》是前辈王玮珍将军创作的又一部长篇小说,普通的的装帧设计、朴素的文字表达,引导我们认识了许多朴实的,犹如隔壁邻家的兄长和伙伴们,诸如陈瑶、丁旺生这些英雄人物。在他们身上有股浓浓的人情味,这种感情包含着对土地的热爱,对群众的热爱,对工作的热忱。认识他们,始终让人感觉有种向上的力量,这让我想起十年前热映的《激情燃烧的岁月》,一样的温暖、温馨。
  老实说,我对军旅题材的作品涉猎不多,其中还是以影视题材居多,像《亮剑》、《大校的女儿》等等,这些作品都是军旅题材中口碑极好、反响极强的作品,也符合大众的审美观影口味。作为主旋律题材作品,在人物塑造、情节安排、场景渲染方面都可圈可点,是近些年来军旅作品中的优秀之作。我在阅读《陈瑶将军传奇》的时候,同样带着一些期待,带着对人物成长的希冀,去走进主人公的内心,跟着作者的节拍去寻找,去探求。特别是那些具有家乡泥土气味的文字,让我倍感亲切熟悉,读《陈瑶将军传奇》,就好似跟家乡父老在聊天,特别畅快愉悦。
  在这里,我有必要向读者介绍一下这本小说。《陈瑶将军传奇》是王玮珍将军于2006年春夏之交创作的,这是一部传记体小说,但读者切不可对号入座,作者的目的在于将40多年来军旅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以小说的形式创作出来,将当年部队上的英雄人物,通过艺术塑造的形式呈现给读者。作者在序言中说过:“这是一部浓缩了素材的作品,是根据我身边众多老前辈、老首长、老领导的战斗故事和人生轶事创作而成的。在创作过程中我把众多英雄人物的事迹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形成了现在陈瑶将军这样一个形象。纯属小说,不必对号入座。”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群众是真正的英雄。《陈瑶将军传奇》将历史环境放在了抗日战争年代,出生于山西崞县贫苦家庭的陈瑶,打一生下来就没有过上好日子,破毛口袋铺一半盖一半,既当褥子又当被子,生下来连口奶水都没得喝。父母靠乞讨为生,在他前面还有两个哥哥,大哥不到两岁被狼吃了,为了纪念哥哥,母亲给他起名刘狼不吃。如果这样能换来生活的安定也罢,可是屋漏偏逢连阴雨,民国十五年,晋北大旱,庄稼颗粒无收,人饿的皮包骨头,为了生存,刘狼不吃(陈瑶)的父母没办法,把二哥卖给了河北的人贩子,换来了四斗高粱。后来,刘狼不吃在父亲带领下,去庙里清扫庙堂和庭院,闲暇时候请和尚们教书识字。可是好景不长,刘狼不吃五岁的时候,父母亲被奸人所害,他们家的窑洞被人弄塌了。这以后,刘狼不吃被寺庙里的妙华主持收养,其实妙华师傅就是他的亲舅舅,刘狼不吃在妙华的引导下走上了从军的道路,后改名陈瑶,《陈瑶将军传奇》通过对陈瑶一生的描写,塑造了一个穷苦孩子在奋斗中成长为我军的一名高级将领,向读者展示了像陈瑶、丁旺生等人的品格和情操。
   读《陈瑶将军传奇》,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王玮珍将军。王玮珍是原平自辛亥革命以来国共两党涌现出来的一百多位将军中的佼佼者,也是我人生道路和创作道路上的引路人,十多年来,每每前去拜访,总能给我不少有益的指导。读《陈瑶将军传奇》,品味其中的话语,恰如当面聆听王将军的讲述,娓娓道来,从容不迫,栩栩如生。我不知道将军下了多大的功夫,做了多少次的写作设计,单就400多页码25万字的写作,就是一次了不起的写作长征。我佩服将军的创作勇气和精神,我曾在参观他书房的时候,看到过他为了写作用毛笔写就的人物关系图,也曾看到他密密麻麻的小说打印稿。人生古稀之年,将军心存梦想,恰如少年一样充满朝气,恰如青年一样充满理想,这样的境界和心态非一日之功,乃是多年自我修养和提高的表现。
  将军说过,他有三个梦想。他在面对《西安晚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老母亲已经去世,我能在有生之年在母亲身边侍奉,为国尽忠后又能为家尽孝,第一个愿望算是圆满了。我觉得60岁干劲还很大,如果退休后什么都不干很浪费时间,加上对农村农民有深厚的感情,就回到农村来融入农民生活,在这个基础上写一系列农村题材作品。我打算从2000年到2010年要出版10部书,现在已经出版了《白头草》《解甲集》《田园集》三本诗集、一部长篇小说《寻觅》,第五部书《我跟100位将军》写了40位将军了,另外一部长篇小说《羊谷》正在写作之中。这个“作家梦”应该也能如期实现。另外就是“农民梦”。我在村里承包了12亩荒地,请专家改良,尝试着种各种各样的作物,成绩还不错,乡亲们现在也接纳我是一个老农民的身份,我很高兴。”
  一个本可以享受高级待遇的将军,主动回到老家农村,一边体验生活,一边回馈家乡父老,一边辛勤创作,这样的精神和境界少而又少。最主要的是能沉下身子,和老家农民一样种地、拾粪、捡河炭,甚至为了闯市场,主动去周边县区卖大蒜。军民一家亲,军民鱼水情。当我们在重新提倡走群众路线的时候,王将军就已经走在前面,时刻没有忘记一个共产党员的本色和使命,自觉主动地回归到人民群众中间,感受他们的冷暖喜怒,感知他们的辛苦劳作,以一个老共产党员、军队首长的所作所为,默默地影响着这片土地,影响着人们的思维,为农民、农村带去了正能量。
  回到小说人物陈瑶身上。陈瑶是底层人物的一个代表,他的命运充满了坎坷,充满了奋斗,从妙华师傅带他加入红军,到刘师长准许他加入红军,一路走来,陈瑶经历了大小无数次战斗,经历了党内路线斗争的生死考验,经历了没有长征留在革命根据地进行扩红的考验,经过延安学习,经历了淮海战役,一直到新中国建立,陈瑶从一个流浪儿童成长为共和国将军,让我们明白了群众对于革命的意义,以及个人的奋斗成长和国家、民族命运的紧密相连。读罢全书,掩卷长思,主人公的形象萦绕在脑际,久久无法消逝,可以说陈瑶和丁旺生人物塑造特别成功,个性鲜明,栩栩如生。我以为,《陈瑶将军传奇》全书具有三个特色,现分别阐释如下:
  人物塑造贯穿全书始终,人物性格饱满且富有张力。《陈瑶将军传奇》的中心人物是陈瑶,着力点在传奇二字上。陈瑶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当过和尚,当过指挥员,在战场上九死一生,参加过的战斗不计其数,就连婚姻大事也充满了传奇色彩,有道是千里姻缘一线牵,给陈瑶治病的姬三先生也未曾想到,自己的二女儿与陈瑶互有好感,私定终身,留下了信物——纸叠的和平鸽,可是一来年龄尚小,二来部队行踪不定,想要谈婚论嫁显然不够现实。但是就是这样的不现实,就是这样短短不足一个月的相处,为后来陈瑶和姬三先生二女儿的成婚埋下了伏笔,也是陈瑶人生的传奇之处。陈瑶作为一个作者极力塑造的一号人物,从一开始到小说结束,陈瑶这一英雄形象都处在一个动态的塑造过程中,他爱学习、求进步、够机灵。从进入红军队伍还是个红小鬼开始,他见缝插针学习,“一旦部队住下来休整或整训,陈瑶就继续读他的《三字经》和《百家姓》”(29页)说他求进步、够机灵,红一连执行扩红任务,与敌人遭遇后,陈瑶主动出击,采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战术,击毙八名敌人,受到了连长的夸奖。
  随着从红小鬼到成长为一名红军战士,在战斗中总结经验,脱颖而出成为领导者,陈瑶又表现出了新的性格特点,那就是爱思考、善谋略、有胆气。当抗战胜利后,许多人将希望寄托在了中共和谈上,希望藉此过上平稳富足的小生活,可是善于思考的陈瑶,已经敏锐地想到了光明和胜利是暂时的,必须做好新的战斗准备,蒋介石历来不大讲道理,从来都是以一家私利为重,所以他在给部队讲话时强调,作为军人必须枕戈待旦,保卫胜利果实。当陈瑶担任了新组建的鄂东北游击大队队长后,面对部队求战心切的现实,陈瑶并没有莽打莽撞,而是采取里应外合的办法将县长太太劫走,这是陈瑶善谋略的表现,同时面对县长的邀请,明知是鸿门宴,却敢于深入虎穴,这让我想起了《亮剑》中李云龙独闯358团指挥部的情形,陈瑶不仅有胆子,而且心细如发。此外,在小说中,陈瑶还表现出有决心,一辈子不下棋,表现出善于总结战斗经验、开展群众工作有办法等等。陈瑶的个性是在革命战争中培养锻炼出来的,王玮珍将军在小说叙事过程中,将人物塑造贯穿到小说前后,是符合人物成长规律的。
  叙事方式具有传统特点,小说结构合乎大众阅读习惯。通读完《陈瑶将军传奇》,总的说来,小说在结构上总体采取了顺叙、倒叙、顺叙的方式进行,同时也有闪回的影视表现手法。 小说一开始按照时间顺序介绍陈瑶的家庭情况,以及童年的成长经历,然后时光逆转到陈瑶当了解放军副军长后,一次偶然的机会 去河北出差,见到了被卖掉的胞兄,兄弟二人在异乡相逢,其喜悦之情无法言表,两人分别讲述了离别以后的故事,一夜未眠,一直谈了一个通宵,具体兄弟二人谈了什么,从第二章开始故事转入顺叙,从童年讲起,讲述了家庭离散,陈瑶走上革命道路,最后成长为解放军的副军长,接受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司令员的命令,由江苏驻地起身到中共中央所在地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接受新的任务,在附近村庄里见到了胞兄,故事又从此衔接上了。从第二十三章开始,故事继续随着历史的车轮一路向前,陈瑶从西柏坡回到部队后,在处理作训处参谋刘志虎腐化问题时,陈瑶表现出了对人才的不同看法,他既批评了刘志虎所犯的错误,破坏了红军的优良传统,但也肯定了刘志虎的功绩,希望全体党员手下留情,要保留战斗骨干。小说随后介绍了陈瑶遇事不慌、化险为夷、随机应变等方面的性格特点,以及敢于承担责任的品格和实打实、不搞弄虚作假的作风。
  二十四到二十六章,小说完整演绎了陈瑶将军进城以后,自觉反思,这些活着的共产党员应该干什么?不搞自由主义、不搞各扫门前雪,不搞特殊,更不能做陈世美。在关于自己孩子念书找工作问题上,也不含糊,也绝不打招呼。陈瑶这样做,是要告诉人们,要靠自己的努力获得群众的认可,要想有地位,就得有作为。在小说最后一章,陈瑶将好的家风带给了儿孙们,在过八十大寿的时候,给儿孙们每人写了一幅书法,寄予孩子们要保持独立人格,不要躺在功劳簿上过日子,一切要靠自己去拼搏,去奋斗,去创新,才会是快乐的,甜蜜的。凡是靠自己奋斗得来的成果,群众才会信服,群众才会赞成,群众才会拥护。作为小说的主题的升华部分,陈瑶的人格魅力得到了全面的展示。
  大众化语言风格朴实幽默,聊聊数笔生动描绘人物场景。我相信,凡是读过《陈瑶将军传奇》的人都有这样的感受,那就是小说语言平实朴素,如话家常,仿佛绘画中的白描技法,即以简单的线条勾勒,便会呈现出生动的人物和场景来,让人叹为观止。其中在描写婚姻方面,有这样的词句:“我琢磨缘分这东西就是发酵剂,有了水,有了面,没有发酵剂面不会发酵的。有了缘分,婚姻才能成功。”在写到陈瑶见到久别的胞兄时,又这样描述:“陈瑶他们四个人一点睡意也没有,便从东扯到西,又从南扯到北,。虽是东扯葫芦西扯瓢,但总离不开别后的情景。”还有几处细节描写很到位,很能让人生发联想,似乎通过文字叙述即可看到生动场景,它们是:“众人呼啦一下都站起来问长问短。人多了,各色各样的人都有。有真心实意关心流离失所在外的人们的;有听稀奇,看热闹的;也有趁机显示自己而说风凉话的。”,这是在描写陈瑶回到故乡时,村民围观的一段描写。还有对丁旺生生母开仁大婶的描写:“大婶一进门,一边把一只和面的手放在衣襟里擦着,一边用另一只手把自己掉到前额的头发掖起去。”这些描写非常细腻,显示了作者的观察是细致入微的,表现到文字上是那么地直接干练。
  小说语言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语言的大众化,现在提到语言大众化,我们会想到赵树理的小说,想到山药蛋派,想到很多前辈作家的名篇名作,但是归根接地,追根溯源,那就是文艺创作是为什么人看的,打开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就会明白,为人民大众创作,是文艺创作的根本出发点和立足点,这同当前倡导的“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一脉相承,后者是前者的升华,也是时代发展到今天,文学大众化的时代呼唤。王玮珍将军在军队工作42年,养成了讲真话、实话、管用有效的话的作风和习惯,回到农村生活多年,他明白农民兄弟需要什么,想要什么,喜欢什么,哪些话爱听,哪些话是群众的语言,所以,在《陈瑶将军传奇》中,我们很容易就能看到这些具有泥土气息的精彩句子。比如说:“抡起钉耙弄扫帚,放下枪支耍大刀”,“嘴上没有把门的人”,“忙人无智”,“情况不明决心大,作风扎实战术差”,“以革命的两手对反革命的两手”,“陈瑶是海枯石烂不变心,姬锦绣是棍打不飞,棒撵不走。两个人是铁了心的未来夫妻。”“虽说是一个羊羔一片草,但毕竟草地就那么多”这些语句直白,但能深入人心,让人一看就懂。再比如下面一句:“一夜之间胜利的消息像是浩荡的东风,把一切都吹得扶苏了。”道出了群众对于胜利的喜悦心情。
  读《陈瑶将军传奇》就是一次学习之旅,体验之旅,对于军旅生活的好奇,对于战斗生活的体验,从这本书中有了认识和了解。在近一个月的读书过程中,我作了许多的勾画,也作了许多的折页,感佩王玮珍将军的创作精神,自然而然地生发出许多感受,也让我浮想加联想了许多,想到了马年春晚上的老阿姨龚全珍,作为开国将军甘祖昌(甘祖昌曾是新疆军区的后勤部长)的夫人,建国后夫唱妇随主动要求回到农村,为群众做了大量实事好事。相似的故事,一样的情怀,想到从甘祖昌到王玮珍,我们党从来不缺乏这样的的脊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真心实意地为人民服务,本色没有丢,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没有变,值得我们后生晚辈们学习。
  写道这里,让我引用《西安晚报》采访稿中的一句话作为结尾,“这就是一个将军的追梦之旅:执著,坚定,浪漫,与众不同。”
  希望,读者朋友们,能从小说本身和王玮珍同志身上感受到梦想的力量,感受到奋斗的魅力。(尹建增)
   

  • 选择类别

  • 关 键 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