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艺苑

原平访古

  2014年01月07日

马增祥

 

  大自然造就某一块土地,并没有考虑过它的使用价值。而阶级的形成,战争的出现,使一些地方日益金贵起来。于是,你争我夺,此消彼长,演出一幕幕历史剧。人类社会就在这历史悲喜剧的频繁更替中进步。
  
四面藩篱皆要地  一连都会尽重关


  历史上,无论建都长安、洛阳,还是北京,都把山西作为京城的屏障,有表里河山之称。“河”谓黄河,“山”即太行山。临河的吕梁山与太行对峙,让出一条纵贯晋北的走廊:向南抵晋阳,直指洛阳、长安东西两京;向北出雁门,达大同直驱幽燕十六州。自古为匈奴入侵之路,也是中国历代汉王朝出击匈奴的战略要道。


  雁门关内的崞山和金山,一北一南横亘走廊间,东跨太行之五台山,西接吕梁之云中山,廓出一座天然城郭,巍然座落在走廓的北端。这座天然城郭就是原平县。县境四面八方的重关险隘:阳武峪口、界河铺口、楼板寨口、吊桥岭口、苏龙口、奎光岭口,仿佛是一座座城门。蜿蜒在崞山北方崇山峻岭上的赵长城、秦长城以及大大小小的堡寨,分明是“城墙”上的女墙和垛口。而雁门关、宁武关、偏头关俨然是突出的三座瓮城。滹沱河阳武河两岸,沃野百里,阡陌纵横,宛如城内士农工商安居乐业之所。


 

  “四面藩篱皆要地,一连都会尽重关”,如果把三晋称为京城的屏障,那么这座自然城就是屏障之屏障,要塞之要塞了,史称“北固三关之锁钥,实则全晋之机枢”。原平县曾用名崞县。崞者,郭也。名符其实是城郭之县。旧《崞县志》云:“崞县所据之山曰崞山,是县因山得名也。”显然,这个含义狭窄了。但它所考证崞山的取名是对的“其崇岩宏岭,连峰叠嶂,四隅环合,列岫森然,周围拱抱,若城郭状,谓之崞山”。然而,把这个推理,推而广之,用于崞县,“不亦宜乎!”


  从公元前一一四年汉元鼎三年设县起,历置县、州郡,先后共取名十六个。其中多数与军事战争有关。其一,根据地理形态,把整个县境比作城郭,如崞县、石城县、敷城郡。敷者,广而足也,一座宽广而富饶的城。其二,根据交通便利的特点,比作走廊,东魏武定中称廊州。其三,与统治者在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政策有关。比如公元五九O年前后,隋朝与北方匈奴处于冷战状态,故取名平寇县。而到唐贞观年间,部分匈奴臣服,迁徙内地,唐采取怀柔政策,使之怀恩而感化,当时这里安置了一批迁徙的匈奴,故更名怀化县(县治在今王家庄乡怀化)。其四,与当地的军备建设有关。如唐代一度又称武延县(县治在今原平县武彦)。后晋时称广武县,是广泛尚武之意。其五,取于县治所在城镇及山川名。原平县的数次县治在今原平镇,因其“原隰而宽平”得名。又如汉建安中县治在云中山的云中县,西晋时,县治于板市(今王家庄乡板市)的板市县,还有隋铜川县,后唐唐林县等,无不如然。

 

千万桑田总战场  百二河山尽赤土


  原平以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历代汉王朝与北方游牧民族角逐的前沿阵地。据县志一些零零星星的记载:“隋大业十一年八月,北巡始毕,可汗勒兵四十万围雁门,诸属城皆破,惟崞城守。


  “唐僖宗乾符五年,沙沱李国昌等焚唐林崞县,入忻州。


  “宋雍熙中,辽兵自壶口大至,薄城下。


  “金大安三年,元师大掠崞县。宣中四年十二月,元兵进至代州横城(属崞县),至太原。


  “致和元年九月,燕帖木作乱于大都,上郡诸王忽刺台等引兵入崞州。


  “嘉靖二十一年秋,俺答入寇,掠朔州,抵广武,由太原下沁汾,襄垣长子皆被残,复临忻崞代而北。”


  为抵御匈奴南下,中原历代汉王朝都把原平一带作为战略防线,筑城修战,派重兵把守。早在春秋战国时期,赵武灵王就在这里厉行改革,胡服骑射。一时兵强马壮,雄踞褚候列国。明参政阎士选这样记载:“楼烦在古为夷狄之国,至赵武灵王而有之,其英风猛烈照耀今古”。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派太子扶苏和大将蒙恬统十万大军在此戍边。今崞山附近的太子崖、秦王寨、都是当时秦师驻军的地方。现在的龙宫村,就是当年这位龙子居住过的地方。楚汉相争一结束,汉高祖派大将周勃扫平燕赵一带。原平理当不能列外。史载:“周勃下晋阳,复击韩信军……还攻楼烦二城”。刘汉中央集权统治刚建立,刘邦就率师北上。相传曹三泉就是他休息的地方,为解决将士吃水难的问题,他以枪三搠地,三泉清水汩汩流出。这未免有点传得神了。不过这次汉军出师并未得利,汉高祖在平城被匈奴三十万精骑包围,近乎全军覆没。若不是用陈平的“美人图”计,他本人也做了阶下囚。直到汉武帝派大将卫青、霍去病远征匈奴封山而还,才为刘邦雪了此恨。原平自然是必经之地。据《史记》汉飞将军李广为云中太守时,多次在这里出雁门,战马邑,出击匈奴,威镇塞内外。


    据县志记载,龙宫乡的将军墓村,就有一位汉将作战阵亡而埋葬于此。楼板寨乡的屯瓦村,由于汉军在此屯兵开荒种地而得名。相传解村乡朝霞峪,曾是汉高祖的屯兵之所。在原平发掘过许多汉墓,出土许多汉代文物、大批汉币,恐怕与此不无关系。唐初,原平是李王朝出击匈奴的屯军大本营。今原平东营的双山,大芳的邵家寨,都曾是唐郑国公魏徵的屯兵营寨。他死后是否葬于这里,众说纷纭,但桃园村至少有他的衣冠冢。唐大将李靖也在原平长时间安营扎寨。崞阳镇的一个村,感其驻军秋毫无犯,祝愿唐朝昌盛,遂取名唐昌。在大芳班政铺村,也因同样的原因为之立祠。官地村,曾设过李靖的王府。当时附近的土地均属军地,民租种而称为官地。至于唐太宗李世民驾临原平,只能从县志有关的记载的字里行间,略知一二:“唐李靖从太宗北征,率军过此,号令严肃……”此就指班政铺。


  这条战略防线一直沿续到唐以后的历代封建王朝。


  在这条防线上,关系全局安危的重要关隘有八个,古称八口。每口都是一座古战场,都筑有堡寨,都驻重兵把守。


  八口之一的阳武口内外,就发生过数以百计的战斗。史载:唐大历三年,张光晟守阳武口,大败回纥;后清泰三年,辽太宗夺了阳武口,一直杀到太原;宋杨延昭守阳武口,骁勇善战,辽人惮亡;明李自成从阳武口回师代州,一路攻入明都。对阳武口军事要地的意义,唐曹俊说得很明了:“顿兵坚城之下,粮竭卒尽,自亡之道也。不若置万兵于崞口以遏西师,则河北二十四州皆有矣。”


  这样,历代统治者都不惜耗费大量人力和巨额资财,在关口建筑堡寨。据《魏书帝记》所记:“武定元年八月,高欢召夫五万,筑城于肆州北山,西起马陵,东自土墱。” 墱同屯,土墱寨即今沿沟乡土屯寨。宋代时给事中齐贤在此伏兵,袭击辽兵,大获全胜。宋潘仁美在通往雁门关的大芳一带,建十二连城。杨延昭的部将孟良和焦赞建黄家堡和焦家寨。(现都为村名)苏龙口村曾因杨延昭的部将苏龙长期把守而得名。元节度使阎德刚的常备兵就号为崞山军。


  显然这不是权宜之计,应急之作,而是长期封建割据的必然结果。饱受战争祸害的原平,“千万桑田总战场,百二河山尽赤土”。写在这块土地上的,是一部浩瀚的《战争与和平》巨著。

 

处处巉岩策马行  坦坦履道是原平


  战争的步履往复踏过之后,踩出一条条“兵道”、“官道”。古原平的“官道”主要有两条:一条由晋阳、忻州而来,过界河铺,经原平、崞阳,到班政铺,然后入代县、穿雁门,进大同,紧傍现在的太同公路;另一条由原平往阳武、轩岗到榆湾,抵宁武达朔县,大体紧靠现在的“原马”公路及延伸到西北方向的部分“崞水”公路。


  官道的作用通常是运送部队、辎重,军政官员往来,传递信息和邮件。沿途设驿站:原平驿(今原平镇)与闹泥驿(今马圈村)。清制驿站设丞。满员时一般驿备驿马四十五匹,马夫二十二个,厂夫八十五名。在古代没有汽车飞机,更没有运载火箭,就速度而言,最佳的陆地交通工具莫过于马了。守备在“高速公路”边的驿站人员和马匹,随时准备把上一站送来的函件传往下一站,古书中提到的八百里或一千里快汛即谓此。


  大驿之间有小驿,可以稍息,小驿叫铺递。在界河铺到班政铺这条官道上,还设有唐林铺、原平铺、武延铺、北贾铺、南阳铺、唐昌铺、王董铺,共计十一个,由原平通向宁武的官道上,有石封铺、阳武铺、闹泥铺、轩岗铺,榆湾铺,共计五个。这只是光绪本县志的记载,事实上还有更多的村庄名冠以“铺”。比如今上马铺村就是宋杨家将帅停息后上马出征的地方。今下马铺就是太子扶苏下马休息的地方。这些铺递的作用大致相同,是驿站的补充和辅助。


  “处处巉岩策马行,坦坦履道是原平”,“我来晋北雄心壮,云树苍茫夹道迎”。由此可见古原平的交通是相当便利了。


  这种传递方式颇有点现代有线通讯的意味,而无线通讯则是烽火传递一类,古称汛。汛同讯。《旧崞县志》所记的原平境内的汛共十八处。除宏道塘汛和奎光岭汛外,其余多在上述两条官道附近。每汛的设施和编制,随汛的级别和时代的不同而有所差异。清时,普通汛每汛设营房十间,墩台一座,界牌一座,烟墩五个,望敌楼一座,官厅三间,配守兵六名,汛兵三名。这些汛台好似伸向边防的触角,警惕地监视着敌方的动态。一旦有警报,告急的烽火一台接一台燃起,迅速传入京城。其燃料多用狼粪,所以文学作品有“狼烟”一词。这些驿站、铺递及官道,在战争时期是兵员辎重信息的集散地和中转站,一旦败北,又首先遭受战争的破坏。明徐达之军攻取崞县城,原平的村庄几近夷为废墟。这就是原平人寻根寻到洪洞大槐树下的缘由。一名叫李楠的古文人,曾赋诗描述过战争给原平带来的创伤:“磨盾横槊遍云朔,战剑森森杀气浮,烽火传来人失色,携持妇子避虔刘,军烽一过万家哭,横尸盈野血成流。”


  战争过去,在和平稳定时期,这些地方的经济文化,又因其便利的交通优势首先繁荣起来。地处官道北边的楼烦城因战争破坏,一度出现荒凉:“楼烦愦废唯荒邱,黄沙射目风飕飕,东西阡陌满荆棘,一派寒溪空自流。”然自烽烟消失,很快又是歌舞繁华气象,明王钥曾歌咏楼烦,“当年全盛城墉固,莺花闹市游人聚,绣户朱牖十万家,家家总把繁华度”。

 

胸中所得知多少  半是青山半是云


  “战地黄花分处香”。令人惊奇的是,就在这块百战之地,却长久地显现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绚丽多彩。


  金戈铁马,驰骋疆场陶冶了文人的豪放情感,而长年戍边的军旅生涯,也逗引了他们的乡思“闺怨”。宋代以写《岳阳楼记》著称的范仲淹,戍守西北边疆作过不少边塞诗篇,在唐宋诗中独树一帜,当我们周览原平西北苍茫的山岳,抚今追昔时,呤读其诗有一种如临其境的切肤之感:“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回味之余,似乎有点憾缺,这是写原平么?然而《旧崞县志•艺文志》中确有一篇范仲淹的《楼板寨口》给人以心理的满足:“数年风土塞门行,说着江山意暂清。求取罢兵南北去,满楼苍翠是平生”。史渔的知名度远不能与范仲淹所比,然他的《楼板寨口》却更逼真更凄然:“塞上风急凋万木,塞马南牧空人屋……杀气北来天日凄,寒山金鼓声肃肃。百年多战此荼苦,嗷嗷夜哭滹沱浒……”夕阳、古道、驿站、铺递,最易拨动文人的情思,一个姓朱的文臣歇脚崞县城时写道“百战楼烦池,三春尚朔风。雪飞寒食后,城闭夕阳中”。明巡抚潘芳行原平驿叹道:“晓发原平驿,红尘去路长。雁归沙乱影,云雾野流光。冻解山回紫,春深柳半黄。贤劳忠荩意,赢得鬓边霜”。


  原平秀丽的山川风光也自然是文人骚客们歌咏不尽的题材。唐王翰的《长城梁》、唐陶翰的《太子崖》、唐僧灵徼的《远公怆诗》,还有兰尔潜的《崞县赋》以及《八口赋》等等,至今流传不朽。今日原平的前进大街,有一座古碑林,汇集了由唐而清的不少碑碣。其中有米南宫、邵安乐、元好问、傅青主等名人逸士撰写的诗文。即兴赋诗算来应该首推诗人元好问了。原平的天涯山、蟾酥池、前高山、云岩、崞山寺、朝元观等,凡游览过的名胜都使他如痴如醉:“胸中所得知多少,半是青山半是云”,“诗狂他日笑遗山,饭颗不妨嘲杜甫”。在这个文化摇篮里,还摇出了著名的文学家、佛学家慧远。他出生于茹岳村,东晋人,一生潜心苦学,博解六经,学富五车,撰写了大量诗文,传世之作就有十二卷文辑。《中国通史》、《中国文学史》、《中国哲学史》、《中国文学家辞典》,对慧远禅师及其作品均有专论。就文化来说,他怕是原平古人中最有成就的了。


   “国家以人才为重,而人才以教育为先”。从隋代创科举制以来,自宋、金到清末,原平共中举人二百四十六人,及第进士四十三人。   


  战争毁灭文化,但战争又触发了文化的复兴。事物对立统一的规律导演出这样严肃而又似乎滑稽的社会现象。


  啊,古疆场,武士横刀立马之地,文人挥毫泼墨之所。

 

晨昏钟罄闻重岭  层叠楼台耸碧霄


  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历史是公正的裁判。几千年来,隐藏在肃穆的政治帷幕后面的忠与奸、美与丑、真与伪、是与非、沉与浮……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沉思,形成了历史的沉淀。那名山大川中一座座的庙观,便是这些沉淀的积物,是对千秋功过的评说。在当年秦太子扶苏和大将蒙恬带兵戍边的地方,有崞山神庙的遗址。《县志•建置志•坛庙》:“在县治西南二十五里,崞山西南麓,地名鬼儿坪。神即秦蒙将军恬也……”。立庙时间已不可考。据《县志•典礼志》所记,“齐世祖永明八年,暨魏孝文时并遗有司谕祭(蒙恬)。”可见,至少追溯到公元471年以前。记得寺庙全盛时,布局错落有致,石阶盘登,古殿巍峨。翠楼、清泉、红墙、绿瓦,掩映在郁郁苍苍的松柏林海中,煞是景致,崞县八景第一。有诗为证:两水当门如束带,诸峰对面作臣朝。


  蒙恬生为人杰,死而含冤。秦始皇死后,丞相赵高专权,伪造始皇遗旨,立皇幼子胡亥为帝,赐太子扶苏和大将蒙恬死。对赵高的奸诈,历史已定论。蒙恬的愚忠,且当别论。然而对于抵抗外民族的侵略,,保护人民安居乐业免遭战争蹂躏的人,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蒙恬死后,在这样一所秀丽的别墅,享人间香火,为人民怀念,其功过,是非,曲直,不就昭然苦揭了吗!


  金安阳王无兢曾题崞山神庙额。元好问认为无兢的写法“寻丈大字,盘之笔势如小楷,自当为古今第一。”他怕年久失落,请人把崞山神三字刻在石上,并作文记之。古人对三个字,尚且如此珍重,而“文革”期间将整个崞山寺庙毁为废墟,令人痛惜!据说,积极主持毁庙者不得善后,毁庙自有其社会原因。其实也不能象传说归之于毁庙忤神。但是,无论古今中外,凡毁人类文明者,是注定不会有好下场的。这是历史的辩证法。


  清代时,原平共有一百O二座坛庙寺观,有李卫公靖祠、魏郑国公徵词、扶苏观、扶苏太子祠、赵武灵王庙、尧庙、禹王庙、慧远祠、孔子文庙等等。祭祀历代精忠报国的民族将士和发展民族文化的仁人志士的寺庙占相当的比例。在封建社会,崇信之极,莫过于把人神化;虔诚之至,莫过于立祠祭祀。除此而外还有什么更好的纪念形式呢?不论出于什么动机和想法,一旦坛庙寺观立于客观世界,就是一座座建筑艺术、雕刻艺术、绘画艺术、文学艺术、园林艺术、佛(或道儒)学艺术的宫殿。剔除消极的一面,其积极的社会效果就是推动人们能动思维,从历史的沿革中,悟出合乎科学的人生与社会哲理,决定褒贬、取舍、扬弃。所谓地灵人杰,其真正的含义不正在于此吗?


  战争与和平是一个老问题。人类渴望和平,而战争时有发生。何其难也!其唯一的途径就是正确的外交加富国强兵,推迟战争的爆发,延长和平的时间;以正义的战争消灭非正义的战争。至于历史上中华各民族之间的纷争,不管史书怎样褒贬,总属家庭内部矛盾。这个矛盾每一次的缓和与解决,都使整个中华向繁荣昌盛大大跨进一步。
(写于1986年原平县委宣传部)

  • 选择类别

  • 关 键 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