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艺苑

感恩母爱 重建孝道

  2014年01月07日

刘勇

  母亲节过后不久,文增院长告我市医院组织了一次以“感恩母亲”为题的征文活动,嘱我将稿子编纂一下,并写个序,尔后结集付梓。
  犹豫了片刻,我没有推辞。
  犹豫是因为前些年虽混迹于文人堆里,写过点东西,但贻笑大方者居多,无名无望,何德何能,再忝为作序,大牙就找不到了。
  没有推辞原因有三:一则是因文增院长是我敬重的领导和兄长,他的抬爱却之不恭。二则是有感于此事是一桩功德,拒之不合善道。三则是以母为文,拨动了久藏于心的情结。母亲一手将我养大,多年来,一直想写写自己的母亲,但总觉得那是一份神圣的情感,总怕因文伤意,一直没敢写。市医院有文化有知识的人才蔚蔚云集,大家的文章一定会异彩纷呈,既可先睹为快,亦不失为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
  基于此,我斗胆应允了。
  连续几个晚上,我将所有的征文看了一遍,先是感动不已,后是感慨良多。
  对于个体生命而言,母亲是唯一的。她是我们生命和情感的太极,可以生两仪,阳男阴女,可以呈四象八卦,人生要义尽在其中。对于全体人类而言,母爱没有个性。不外是对幼小生命的庇护,对成长的希望,对成就的欣慰,对灾难的忧虑,对幸福的祈祷。母爱只有自我牺牲,几乎不希求任何报答。也正因为如此,所有写母爱的文章最易类同。我们必须在盛赞母爱的同时,立足于反省自身,重建孝道,“感恩母亲”活动才更具有非比寻常的意义。令人欣慰的是我在这三十多篇文章中读到了这方面的价值取向,并有了更深的体味。
  孝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原罪。
  因母亲对我们终生的关切和救赎,我们同样需要一生的回馈和偿还。从母亲十月怀胎,我们已经戴罪在身,伴随我们的成长,几乎耗尽了母亲美丽的容颜和全部的体能。我们的成长是以伤害母亲为代价的。在黄广全的记忆中,母亲从来不吃荤,是坚定的素食主义者。生活好转后,有一次看到母亲正贪婪地撕食鸡肉,他心灵震撼了:“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一个罪大恶极不守孝道的恶人”,“实际上也许我们从来就没有真正地对母亲关心过”!他感到“是自己一次又一次无情地将发条上得很紧很紧,敲响了母亲的丧钟”。这种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声带泪,字字含血。黄广全或许没有太早的意识到我们与生俱来的原罪感。但戴罪感恩恰恰是我们人性中最可宝贵的东西。
  孝是我们终生无补的遗憾。
  因母爱的博大和恒久,所有的反哺都显的那么渺小和暂短。即使我们时时关切,事事上心,也总避免不了难以弥补的遗憾。刘杰文母亲去世时,他和妻子在洛阳开会,临终未能与母亲见最后一面,引起了他太多的愧疚:“最疼我的娘亲,我还没有好好孝敬您老人家;我还没有引您去转转大城市;我还没有请您到大饭店尝尝山珍海味;我还没有把您接到新家住住;我还没有为您购置一样金首饰……”有时我们总觉得父母天年无限,有的是孝顺的机会。有时我们读不懂母爱,甚至错误地理解。赵静忠母亲61岁忽然病逝,时隔多年,他仍发出了“做为儿子,没能尽到孝心,怎能不痛彻心肺?”的深深忏悔和自责。母亲没有永远,却总给我们留下永远的隐痛。由此,我们又想到了来生。马翠梅“如果有来生,请让我做您的母亲”,情急之中母女互换思考,吐露了更多的无奈。世上没有来生,有的只是无奈的悲歌和伤感的情怀。现在就需要我们尽孝,或许明天并不晚,而今天却错过了一次机会。
  孝道应该成为我们坚定不移的宗教信仰。
  因为生命所有美好的回忆和全部严肃的人生意义都源于母爱,对父母尽孝道就应当成为我们坚定不移的宗教信仰。“一生最难忘的是儿时玩耍忘了吃饭时间,母亲那站在家门坡上一声声的呼唤;一生中最难忘的是当子女离开家时,站在村口崖边一直目送着子女的母亲的身影……”文增院长的生动描述,几乎成为母爱最经典、最灿烂的定格,母爱在我们人生的起点就完成了对美好事物的最初定义,足以照亮和温暖我们漫长的人生。忠孝难两全,万事孝为先。做为平常人,我们的“忠”影响不了国家的强盛,但我们的不孝却有可能丧失全部的人生意义。为此,田梅英发出了“一母不敬何以敬天下人,一母不养何颜立足天地之间”的质问。做为人,你可以不信马列,不信上帝,不信基督,但不能不信母亲,不守孝道。孝道是人性的基石,是我们最基本的宗教信仰,是我们事业和家庭走向成功实现和谐的保证。
  孝心是一切爱心的源泉。
  孝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内容,它与忠相关,与悌相联,以此为途,方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续艳姣把婆婆与母亲并列,在放大母爱的同时,也展示和完善了新时代的孝道,并发出了“我不知道拿什么来报答我的家人、我的亲人、我的爱人、我的朋友”的情感诉求。由此,我们知道市医院以“感恩母亲”为题的征文活动,现实的目的是颂母爱、倡孝道,但其深远的意义却在塑心灵、育爱心,培育“白衣天使”的美好心灵。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件事应该是一件对全市人民有益的善事,我们需用心体会。
  孝不仅仅是道德,更是一种智慧。
  中华文化将孝与道并列,以追求孝道为至善至美的最高人生境界,既指向了道德的理性要求,同时也包含了智慧的感性表达。给母亲洗洗脚,剪剪指甲,揉揉肩膀,捶捶后背,和母亲拉拉家常,叙叙往事。两颗原本一起跳动的心灵竟如此和谐,如此温馨,如此相融,人生的美好便尽在于此了。
  一家之言,难免偏颇,且文中称谓直呼,多有不恭,敬请批评,万望见谅。
  急急草就,权且为序。

  • 选择类别

  • 关 键 词